教師資格考試不因特殊情況“放寬”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牽頭的督導組前往青海省海東市,實地走訪了多所學校,該市互助土族自治縣唯一的一所寄宿制小學城東小學也接受了檢查——今年5月,青海省人民政府剛剛批準互助土族自治縣退出貧困縣序列,當地條件可想而知。

包括鄉村小學在內,互助縣一共有60多所小學,城東小學已經是縣上最好的小學,6個年級學生將近1500人,專門的體育教師只有1人,為解決學生的實際困難,包括學校副校長在內的6名教師接受了“轉崗培訓”,也承擔起給孩子們上體育課的任務。

“專任”的體育教師,和“專職”的體育教師相結合,才改變了過去體育課“自由活動”的松散情況,但體育教師(包括音樂美術教師)的結構性缺編,還是國內學校普遍存在的現象。

據記者了解,近年來教育部門和地方行政部門都在采取各種措施以解決體育教師“結構性缺編”的狀況,但現實仍然嚴峻:《2008-2010年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測試數據分析報告》給出的數據表明,我國青少年體質健康狀況不容樂觀,近視與肥胖現象突出,青少年的力量、速度與耐力素質增長緩慢,“體育教師數量不足和教學能力下降”,正是影響學校體育工作全面開展的制約因素之一。

不過互助縣文體局下轄的業余體校,暫時還很難培養出能夠在退役后到縣、鄉小學任教的運動員,縣上還沒有“運動員退役后到學校擔任體育教師”的先例。以城東小學為例,校方能夠做到通過“轉崗培訓”,讓更多的教師以“專職”身份承擔體育課課時已屬不易,而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外聘乒乓球教練更是難得。

“鄉村學校少年宮”項目從2011年起實施,由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進行扶持,在互助縣城東小學,這個項目每年給學校撥款5萬元,其中30%可以用來給外聘體育教練支付勞務報酬:外聘乒乓球教練每周五到學校給大約30人的乒乓球社團上課(與體育課同步),兩個小時的“工資”為200元——在當地,這算是一份報酬比較豐厚的工作了。

偏遠地區學校的困境大抵如此:盼不來高水平退役運動員“屈尊”,自身的“結構性缺編”一時半會兒也很難解決,只能“因地制宜”盡量滿足讓孩子們上好體育課的需求。

體育教師資格門檻不宜降低

今年3月舉行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有代表再次提交“進一步拓寬退役高水平運動員擔任學校體育老師渠道”的提案,經提案審查,這項提案轉為《關于進一步拓寬退役高水平運動員擔任學校體育老師渠道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根據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了解到的情況,全國每年退役運動員數量接近3000人(體工隊序列在編在崗運動員),全運會年退役運動員數量最多達到3500人,其中高水平運動員(等級標準至少為國家二級運動員)占比大約50%;而按照《國家學校體育衛生條件試行基本標準》,小學和初中每6個班配備1名體育教師、高中(含中等職業學校)每8個班配備1名體育教師、農村中小學校(200名學生以上)至少配備1名專職體育教師的規定,目前全國學校體育教師,尤其基層中小學體育教師的缺口,超過20萬人——讓退役高水平運動員進入校園成為體育教師,以便在校學生可以通過體育課及專項興趣班,掌握更多體育技能、養成良好體育鍛煉習慣,成為近年來教育界和體育界相關人士共同關心、不斷呼吁的話題。

對于這項《建議》,教育部經會商國家體育總局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后在今年9月給予答復:由于教育行業的特殊性,國家對專職教師的聘用有明確的法律規定,目前尚不能突破法律法規(《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學校體育工作條例》),隨意降低體育教師所必須具備的文化素養和文化理論門檻,更不能提前聘用未通過教師資格考核的退役運動員成為專職教師。

教育部的答復同時表示,根據《建議》提供的新思路,相關部門將在抓好體育傳統項目學校建設、優化運動項目在學校的布局,加強高校高水平運動隊建設,深入落實《學校體育美育兼職教師管理辦法》、暢通優秀退役運動員進入學校兼任和擔任體育教師的渠道等3個方面進行探索并作出改進。

不降低體育教師資格門檻,通過轉崗培訓、簡化轉崗手續等途徑,鼓勵和培養退役高水平運動員或者普通退役運動員以多種形式進入學校發揮作用,是當前體育教育觀念還不夠深入人心、體育產業鏈條還不夠豐富的社會現狀所能承受的最有效辦法——對于幾乎將全部精力用于運動訓練的運動員而言,通過國家教師資格考試難度不小,絕大多數退役高水平運動員只是精通專項技能,只有少數“幸運兒”能夠搬開“國家教師資格”這塊入門磚。

過了面試的,都是“幸運兒”

“我是比較幸運的,我2016年從北京體育局退役,因為退役前就在首都體育學院上了4年本科(運動訓練專業),所以退役后受周圍環境的熏陶就想到了考教師證,對自己的職業規劃就是去一所小學當體育老師。”2016年小楊老師退役,咬牙復習一年時間,還專門花錢上了針對教師資格考試的社會培訓班,終于通過了教師資格考試,贏得了去學校應聘的機會,“考教師證非常難,現在就連師范院校的學生也要參加教師證的考試,所以,這個面向全社會的考試我們退役運動員在起點上就比較落后。我們跟社會上那些大學生的文化水平還是有差距,備考過程幾乎全部訓練之外的時間都用來看書了,教育心理學、教育學,這些理論性很強的學科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陌生的領域,特別抽象,我在運動隊的經驗幾乎用不上。最后能拼命把教師證啃下來,我都佩服自己,不少隊友考不下來。”

因為傷病原因,小楊老師退役時年齡不大,24歲,這也是她能“啃”下教師證的原因之一。年輕,記憶力好——“我在首都體院念本科的時候,班里還有比我大10歲的同學,是退役以后再來念書的,更辛苦了。對大多數運動員來說,應該在服役的時候就接觸一些職業教育,真等到退役了再去念書找出路,就有些晚了。”

小楊老師為了保險起見,只考了小學教師資格證書,她找了4家小學去應聘,最終經過1所小學的兩輪面試,她成為這所學校的正式員工:每周18個課時,加上其他教學教研工作,她說比在運動隊的時候“累多了”,“在隊里基本上除了訓練和比賽什么都不用操心,在學校里教課是一種新的挑戰。可能學體育教育或者師范類院校的體育生更適合當體育老師,退役運動員要想完成全科教學,需要付出加倍的心血。”

兩年的教學工作也讓小楊老師悟出很多當運動員時并不清晰的道理,“教師本身就是一個需要終身學習的行業,完全不可能入職以后就以為捧個鐵飯碗高枕無憂了,壓力很大。”

能如愿找到教師工作已經算是幸運兒了——在一家職業籃球俱樂部效力近20年的小王退役后,費盡辛苦終于通過了國家教師資格的考試,但在面試環節,被校方“刷”了下來,最終給自己留下了不能進入校園的遺憾,又重新回到職業運動隊找到一份教練的工作。

“我退役的時候是34歲的老隊員了,從退役前1年開始給自己找出路,因為父母都是大學老師,所以就有了去考教師證、到學校里當體育老師的想法。”小王打了20年籃球,退役后想“彌補”一下自己對校園的向往,又覺得自己的年齡不適合讀書,就打算考完教師證去學校當一名體育老師:“有時候自己想,如果不是在職業隊打球,是在大學里面一邊上學一邊打球,可能退役(畢業)選擇的余地會更大一些,所以,考慮去考教師證,也是想到學校里給孩子一些專業的指導。”

小王拿到教師證,找到北京市一所重點中學去應聘高中體育教師,試課的時候,體育組的負責老師和學生反映都不錯,但是最終面試的時候,校長覺得還是找一個教育專業出身的體育教師更加合適,小王就這樣遺憾地離開了學校。

“自己感覺思路和學校的要求對不上,學校似乎不太愿意接受專業的運動員。”小王說,“其實在考教師證的時候已經想清楚了,體育教師工資不高,跟運動員拿年薪沒法比,但是覺得自己能接受這種生活,不過學校的需求,可能還是師范專業的畢業生更對路。”

學生的需要就是時代的需要

事實上能夠拿到教師資格的退役運動員進入學校之后,他們迅速融入“校園”的速度非常之快——從“整體性”上講,“運動隊”和“學校”,“運動員”和“教師”之間的切換并不復雜——尤其運動員開朗的性格、愿意迎接挑戰和骨子里不服輸的精神極具感染力,學生們喜歡這樣專業性極強的體育教師。

“我是打排球的,4年前從八一隊退役,根據軍轉干部的安置政策回到了地方,也是經過很難的面試,最后雙向選擇進入到學校成為一名體育教師。開始兩年一直擔任輔導員,天天跟學生打交道,后來開始給學生上體育課。另外我還帶學校排球隊,算是可以很好發揮專業特長的。”如今在河南省開封市一家職業技術學院(大專院校)任教的退役運動員小趙老師說,“我的感覺是學生們非常喜歡體育鍛煉,比如現在選排球課的學生越來越多,關鍵是我們如何引導和培養,一旦學生對我們重點引導的項目感興趣,他們自己就特別主動去參與體育鍛煉。比如我帶的物流管理專業,學生實習期間去一家電商網站設在天津的倉庫工作,實習本身非常辛苦,兩班倒,但是他們給我發來視頻,是他們在那里一起打排球的視頻。他們是帶著排球去天津的,無論工作多累,下班以后也要在空地上打會兒球再回宿舍。他們說打球本身就是一種放松,非常舒服,打完球吃飯也香,睡覺也踏實,作為他們的排球老師,能讓學生們喜歡打排球,能讓學生受自己的影響發生改變,我覺得很有成就感。”

趙老師從地方體工隊到南京軍區再到八一隊,退役之前沒有仔細考慮過自己的職業規劃,能成為一所地方大專院校里的體育教師,“自己很滿意了”“一般情況像我們這種院校,‘體育’只是很普通的公共課,但是學生的熱情其實非常高,他們需要體育,需要學習一些專業技能,養成運動的習慣”。

學生的需求也是時代的需求——今年6月,國務院印發實施《國務院關于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提出加快推動從“以治病為中心”轉變為“以人民健康為中心”,動員全社會落實預防為主的方針,實施健康中國行動,提高全民健康水平,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高校學生體質健康狀況被納入到高校考核評價體系當中,而讓年輕人在學生時代掌握體育運動技能、養成良好體育運動習慣,對于實施健康中國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但正如教育部答復《建議》所說,體育教師也必須具備相應的文化素養和文化理論知識,一位北京市重點小學校長曾經向記者表示,因為配合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舉行,學校要在校園里開展普及冬奧知識的講座,另外還要增開冬季體育項目的課程,以便孩子們直接接觸冬季項目,不過幾位前來面試的冬季項目退役運動員,“他們都是很優秀的運動員,在全國比賽也獲得過名次,但其實他們并不適合當老師。教師是個特殊崗位,要教書更要育人,表達能力不強或者不清楚孩子們想要什么,都無法勝任這個崗位。”

按照2016年《關于強化學校體育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的意見》,“鼓勵優秀教練員、退役運動員、社會體育指導員、有體育特長的志愿人員兼任體育教師”,適合現階段社會發展需求:加快體育特色學校創建,不斷提升學校體育內涵發展,協助國家體育總局在退役運動員職業轉型培訓中加大考取教師資格證的培訓力度,都是拓寬退役運動員就業渠道的適時之舉。

(文中受訪退役運動員均為化名)(記者 郭劍)

[責任編輯:曾廣艷]

精彩推薦

教育頻道推薦

美圖推薦

更多>>
福彩18选7开奖结果